伤寒论此方剂只有三味药,治疗咽痛音哑

时间:2023-4-14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半夏散及汤是出自《伤寒论·辨少阴病脉证并治》,其条文说:“少阴病,咽中痛,半夏散及汤主之”。其方剂就只有三味药,半夏,桂枝,灸甘草各等分。上三味,各别捣筛已,合治之,白饮和服方寸匕,日三服,若不能散服者,以水一升,煎七沸,内散两方寸匕,更煮三沸,下火令小冷,少少咽之。半夏有毒,似不当散服。此方名为“散及汤”,是指既可当散剂服用,也可做汤剂服用,但考虑到半夏的毒性,还是做汤剂含咽较好,更利于局部的吸收,也有外用的效果。

手少阴经脉起于心中,其支脉挟咽,足少阴经脉从肾上贯肝膈,入肺中,循喉咙,挟舌本。本证是由风寒客于少阴经脉,痰湿阻络所致,其内因多由饮食不洁,嗜食肥甘厚味,损伤脾胃,痰湿内生,或由情志不舒,精神紧张,导致肝失调达,津液不得敷布,积聚成痰,或由饮酒无度,酿痰生瘀,诸痰上蒸,客于局部,内外合邪,气血痰湿相壅结,阻滞于少阴经脉循行的咽喉,故咽痛难忍。半夏散及汤应该是治疗咽部痰湿壅结之证,但无郁而化热之象。

咽痛指或左或右的一侧痛,甘草汤或桔梗汤主治。咽中痛,指全咽喉俱痛,是比较重的证,并伴有外证,因外证呈现桂枝甘草汤证,故用本方散邪消肿来治疗。故曹颖甫在《伤寒发微》中说:“少阴病咽痛,前既有甘草桔梗汤矣。此更列半夏散与半夏汤方,既不言脉象之异,又无兼证可辨,则仲师同病异治,究属何因?然前条但言咽痛,本条独言咽中痛,此其可知者也。方中用生半夏,取其有麻醉性以止痛,并取其降逆去水以达痰下行,意当与咽中伤节同。……惟桂枝一味,不得其解。按近世《吴氏咽喉秘集》中,有寒伏喉痹—证,略言此证肺经脉缓寒重,色紫不甚肿。若误服凉药,久必烂,其方治有细辛桂枝麻黄者。甚有呛食、音哑、六脉迟细之阴证,用麻黄三钱、桂枝一钱、细辛二钱者。然则此咽中痛证,脉必迟细而缓,其色当紫,其肿亦必不甚。然则仲师之用桂枝,亦所以定宣通阳气耳。以其寒在血分,故用桂枝而不用麻黄,且缘少阴不宜强责其汗故也”。

咽痛证不宜大发汗,本条以少阴病来论述,但并非真的是少阴病,用少阴病提纲衡量自然明白。而本方也并不是治疗少阴病的方剂,故可治疗咽喉诸疾。不论病的新久,咽部或扁桃体红肿或化脓与否,是否发热,应用半夏汤的关键在于发病前均有受寒史,舌质淡嫩或暗淡,口不渴,服用寒凉药有效果反而加剧,小便清等。另外,在治疗咽喉疾病的理解中,我们容易陷入半夏“止呕”、桂枝“解表”的思维。其实,早在《神农本草经》就说半夏、桂枝主“咽喉肿痛”和“结气喉痹”的论述。因此,运用本方时不应局限于“当有恶寒痰多、呕吐”的成见。

本方对于咽喉肿痛、声音嘶哑有较好的疗效。咽痛,有表证而口不渴,是本方证的辨证要点。以咽喉疼痛或声音嘶哑为主诉的疾病,如急慢性咽炎、咽喉炎、扁桃体及周围炎、感冒所致的声带水肿、声带小结等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说半夏主“心下坚、下气”,桂枝主“补中益气”。仲景有依“气上冲”之证加桂枝的用法。所以临证见心下痞痛,或呕吐或嗳气或呃逆的患者,根据其唇舌俱淡、口淡、畏食寒凉,单用本方有很好的效果。煎服法不必拘于“煮三沸”、“少少咽之”的服法。本方用于咽喉诸疾,具体服法以少量多次,徐徐含咽,以有利于药物直接作用于患处。

总之,咽痛以急性发作常见,但也有慢性发作的。若见于急慢性咽喉炎、扁桃体炎,当出现表虚证时,可用本方。本方也可扩大运用于急慢性胃炎、风湿性关节炎、功能性消化不良、神经衰弱等。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xyjky.com/shby/23083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